中国互联网应用让CNN记者震惊:在中国活下去只需个手机

这两天,一位CNN的记者Will Ripley来北京做了个“生存实验”。如果在以前,你身上不带钱包,不带一分钱,那可能在偌大的城市里寸步难行,不过现在只要随身携带一个智能手机,看起来一切都能游刃而解。

Will Ripley在美国大多使用信用卡和现金付账,他来到北京,随身只带了一部手机,想看看能活得怎么样。

实验结果是:手机在手,要啥都有!

早上,Will Ripley在煎饼摊上买了个煎饼,花了6元钱(93美分),吃的倍儿香,支付方便:扫一个二维码,输入密码,完成交易。

接下来,他又和新闻助理Shen Lu去咖啡馆喝咖啡,这次是Shen Lu付的帐,老板用扫描了助理的手机二维码,很快就付好了。

一边喝着咖啡,Shen Lu一边用几秒钟支付了家里的水费,Shen Lu经常使用手机支付各种费用,包括他的房租。

除了吃喝,Will还用手机买了电影票、外卖、商店里买东西、打车……一切畅通无阻。

听起来很炫酷是吧?

不过,在移动互联网如此发达的今天,在北京不带钱包生活一天实在是太简单了。早在去年,国内就有记者就做过比这个时间更长、地点更偏远的实验呢~

实验分为两部分,《好奇心日报》记者宣海伦身上只带手机不带钱和任何卡,闯荡福建的五个城市:武夷山、福州、漳州、泉州、霞浦。另一位记者罗芊装备齐全,就是没有手机,她从上海前往南京、青岛、烟台和大连。

先来看看只带手机的宣海伦,旅程开始的时候貌似占了上风,快速拿出手机几分钟内订完了5个地方的票。在旅途中比较需要现金的情况就是搭乘公交车和在小摊贩购买饮食,她选择了套现——给酒店前台小妹转微信换零钱(结果被编辑警告),和给别人充话费换了茶叶蛋。

在景区,她掏出手机想要找出真正好玩的景点,不过在这件事情上,还没有app能够帮忙。比如在武夷景区的有一所白云禅寺,位临悬崖峭壁,在蚂蜂窝、步步行程助手、面包旅行上都搜不到它。这些,都是一些要你去开口问当地人,才能知道的好去处。

图片来自好奇心日报:12 天旅行极限之第三天

带足现金而没有手机的罗芊第一天起就焦头烂额,机票、票、酒店的住宿……这些原本可以三下五除二完成的事情,她尝试了打电话、找代购点……费心费钱。

早上没有闹钟可以把自己叫醒,只能拜托朋友;没有照明功能特意带了手电;无法手机拍照美图秀秀带了相机结果前几天的照片都模糊不清;没有了网络地图只好去买纸质版的《南京交通旅游图 2015 版》;还拿了本手抄的通讯录…

回到无网络的日子的最初,罗芊无奈而烦躁,一天想刷手机无数次,幻想有手机的旅行无数次……

发展到第9天,两人的旅行体验有了变化:

在第9天,罗芊给回编辑的初稿里头一次没有出现“手机”这个词,她已经走到了烟台。在吃完饭回去的路上,偶遇一个小花园,听见四位老人操着“山东腔普通话”聊天,听了一小时也不觉得腻味。

她去逛了当地的新华书店,发现了一位87岁的老人,他发明了一份“10秒内快速找到位置”的世界地图;她在月亮湾骑了海,海天相接……

图片来自好奇心日报:12 天旅行极限之第九天

而只带了手机的海伦,在旅程的后半段也越来越流露出“带没带手机没那么重要”的意思,她为读者挑选礼物,都是想以邮寄明信片的方式,“慢一点”来传递心意。

在实验的最后,两位志愿者给出了这样的结论:在三四线城市甚至更偏僻的地方,旅行攻略、点评餐厅覆盖的虽然远不如北上广等大城市,但是手机支付却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遥远。

然而对“手机成为生活中不能缺少的一部分”的感觉最为强烈的,竟然是拍照,没有了简单的操作,两位志愿者拍出的照片远不如平常使用手机的水准。

值得一提的一点,只有手机的宣海伦在出发前本以为“如何付钱”会是最大的难点,结果她万万没有想到,“怎样报答路上的好心人”才是最大的。

怎么样,在美国,只带手机能活吗?

更多精彩,尽在https://fdpen.cn